首頁-會員服務平臺-戰略合作伙伴-網上展廳-醫藥招商-資訊中心數據中心政策監管研究開發健康養生醫藥企業華源企業網娛樂影院名站導航網站地圖注冊
SQL查詢錯誤
治理戰役即將打響 耗材生意還那么好做嗎?
  • 作者:未知    文章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點擊數:    更新時間:6/13/2019
字體:【 】【收藏本站】【打印】【關閉】      我來說兩句
  醫藥網6月13日訊 5月29日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治理高值醫用耗材的改革方案》等文件,由此,醫用耗材的臨床采購與使用,正式被納入最高層關注的視野。會議指出,高值醫用耗材治理關系減輕人民群眾醫療負擔。要堅持問題導向,通過優化制度、完善政策、創新方式,理順高值醫用耗材價格體系,完善全流程監督管理,凈化市場環境和醫療服務執業環境,推動形成高值醫用耗材質量可靠、流通快捷、價格合理、使用規范的治理格局,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此外,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9年重點工作任務》也提及,要制定進一步規范醫用耗材使用的政策文件,逐步統一全國醫保高值醫用耗材分類與編碼。對單價和資源消耗占比相對較高的高值醫用耗材開展重點治理。改革完善醫用耗材采購政策。取消公立醫療機構醫用耗材加成,完善對公立醫療機構的補償政策,妥善解決公立醫療機構取消醫用耗材加成減少的合理收入的補償問題。
 
  從深改組會議和最新醫改任務可以看出,一場治理高值醫用耗材的“戰役”即將全面打響。在此背景下,醫用耗材這樁生意還那么好做嗎?行業究竟該如何健康有序發展?請看資深行業人士喻劍云的分析。
 
  虛高價格被醫保部門“盯上”
 
  近年來,隨著“兩票制”和“4+7”帶量采購的實施,藥品領域的利潤被不斷壓縮,一大批藥企、商業公司和醫藥代表不得不轉型,而以往利潤頗為豐厚的醫用耗材領域,就成為他們轉型的目標之一。但另一方面,很長時間以來,醫用耗材價格虛高、過度使用等現實問題,令控費壓力加大的醫保支付方不滿,也令被“薅了羊毛”的患者不滿。群眾要求醫用耗材價格下降的呼聲不絕,更有傳言稱醫保部門繼藥品之后,準備對醫用耗材“動手”。
 
  對于醫用耗材目前在臨床使用方面存在的一些問題,資深行業人士喻劍云看得非常透徹。他說,首先,耗材價格虛高,造成診療費用過高,加上過度醫療嚴重,極大地加重了病人負擔和醫保壓力;其次,現在在醫院,一次性耗材重復使用嚴重,容易造成交叉感染,提高了診療事故率,這樣的案例媒體屢有報道,如2018年5月,浙江省中醫院檢驗科主管技師趙某某就因操作“封閉抗體治療”服務項目中淋巴細胞的收集、提純時,多次使用同一根吸管交叉吸取、攪拌、提取所操作批次人員的淋巴細胞,致5名婦女感染HIV病毒,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
 
  不只是臨床使用,和藥品一樣,醫用耗材也需要通過招標和掛網,醫療機構才能采購。但耗材的采購和藥品還存在著諸多不同,其間也暴露出很多問題。喻劍云就此分析道,在國家醫保局組織“4+7”帶量采購之前,藥品一般是以省為單位進行采購,采購主體為某一省份內的基層醫療機構或縣及以上醫療機構(軍區的話對應軍隊醫療機構),規模大,品種多。而耗材則是由一家醫院,或幾家醫院聯合,以地級市為單位,或者直接以醫院為單位進行采購,這就容易造成價格的不統一,乃至價格虛高。
 
  事實上,對于醫用耗材價格虛高、過度使用問題,相關部門早就有了認識,并不斷與之“斗爭”,如制定“耗占比”、取消“耗材加成”等,但效果不如人意。
 
  喻劍云表示,取消“耗材加成”只是將醫院的的利潤空間砍掉,“耗占比”在一定程度限制了高值耗材的的使用,但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價格虛高的問題。只有理順耗材的各流通及推廣環節,理順醫療的補助機制和醫生的收入分配機制,壓縮流通及推廣的中間環節利潤,才能促使耗材價格合理回歸,真正降低醫保支付壓力,還利于老百姓。
 
  喻劍云還強調,隨著國家醫保局接過招采權力,今后將統一管理藥品和耗材的招標,舊有格局有望被打破。而且,國家醫保局對耗材的管控,將會向藥品管控學習。此前藥品領域“4+7”帶量采購,已經取得階段性成功,藥品價格大幅度地降低。“4+7”模式今后必然會大面積推廣實施,并且擴大到耗材領域,降低耗材的價格,還會嚴格執行“耗占比”、“兩票制”,以及通過“單病種收費”等手段控制高值耗材的使用。
 
  競爭規則將被徹底顛覆
 
  雖然醫用耗材的臨床使用和招采等方面的問題飽受詬病,并已被醫保部門“盯上”,但是,在“兩票制”和“4+7”帶量采購等政策擠壓下的部分藥品生產企業、商業公司和醫藥代表,依然把其當作轉型的方向之一。在耗材的未來不確定性日益增加的情況下,這是一種好的選擇嗎?
 
  喻劍云就此分析道,對于藥企、商業公司和醫藥代表來說,這也是迫不得已的選擇,何況在短期內,醫用耗材領域還是個不錯的選擇,畢竟現在國內的醫用耗材創新研發能力不足,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培育和政策支持。而且,耗材和藥品的營銷渠道及臨床推廣方式是相通的,都是面向醫療機構和臨床醫生。此外,這部分企業和醫藥代表在以往經營藥品的的過程中,已建立起了成熟的模式,具有網絡和渠道優勢,轉型也是輕車熟路。
 
  但喻劍云也強調,耗材和藥品的推廣還是有一些不同之處。耗材需要加強產品的后續支持服務,尤其是治療性耗材,大部分是需要提供臨床跟臺服務;并且,耗材和設備是組合銷售,決定轉型的話需要加強這方面的學習。
 
  雖然現在看來,部分企業和藥代轉型醫用耗材還是不錯的選擇,但隨著醫改的深入,招采方式的變革,醫用耗材的價格會逐步回歸理性,利潤空間會被不斷壓縮,而且,耗材領域很快會迎來大力的整頓。因此,喻劍云建議道,這些轉型而來的企業和醫藥代表,也該與時俱進,不能再按照過去的套路操作,應積極應對政策和市場的變化。如:打包某疾病手術所用的相關耗材銷售,嚴格滿足醫院的“耗占比”及單病種收費的規定,降低產品的毛利率,保持合理的利潤;再者,隨著耗材“兩票制”的推廣實施,企業還需要加強財務的處理能力,防止財務風險發生;還有,需要提前做好準備,以應對藥品“4+7”模式推廣到耗材領域。
 
  當然,對耗材領域進行治理,還是為了規范行業的發展。事實上,國家也是鼓勵醫用耗材行業健康發展的,出臺的扶持政策也不少,如前不久國家衛健委下發的《關于開展緊密型縣域醫療衛生共同體建設試點的指導方案》指出,探索縣域內藥品耗材的統一管理和采購配送等。業內人士據此判斷,基層醫用耗材市場將迎來大放量,相關企業該及時抓住其中的機遇。
 
  喻劍云對此政策也是充滿期待。他說:“隨著國家分級診療和醫聯體政策的實施,基層醫療機構能夠得到大醫院專家的技術指導和支持,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高水平的醫療服務。因此,基層的醫用耗材也必將迎來大放量,相關企業需要提前做好準備,加大基層醫療機構的開發和服務能力。”
 
  喻劍云最后指出,當前,國家正在30個城市試點推廣DRG付費改革,由醫保部門統籌管理醫院的醫療行為。醫院在新的醫保支付方式的約束下,將改變對科室(醫生)的考核規則。醫生在診療開具處方時,將由過去追求回扣,改變為追求性價比,質優價廉的耗材,將得到醫生的青睞,以往價格虛高的耗材,將會被性價比高的耗材所替代。隨著醫保改革的加速,醫生薪酬激勵機制的改變,耗材行業傳統的競爭規則將被徹底顛覆。
 
  正如喻劍云所言,隨著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9年重點工作任務》的下發,很快,規范醫用耗材使用的政策文件也將面世,在妥善解決好公立醫療機構取消醫用耗材加成減少的合理收入的補償問題后,耗材領域很可能迎來一次大洗牌,市場格局也將被重塑。
字體:【 】【收藏本站】【打印】【關閉】      我來說兩句
    推薦文章

Copyright © 1996-2007 HYE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華源醫藥網 版權所有
足彩进球彩历届开奖结果